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 主页 > 港台直播开奖结果 >
mars City 城市里的 「黄金矿工」 们都挖掘出哪些宝藏?
发布日期:2019-08-24 01:39   来源:未知   阅读:

  原标题:mars City 城市里的 「黄金矿工」 们,都挖掘出哪些宝藏?

  可 “无趣” 只是城市的保护色。在外表平静的城市深处,埋藏着各种宝藏——或许在胡同小巷,在漫步的街头,在某栋晒着内衣裤的居民楼里。

  别看都市丽人们都身着彩衣,光鲜亮丽,其实各个都是城市里的「黄金矿工」,她们都挖出了专属于自己的宝藏!

  嗨,朋友们都喊我鱼或者鱼他妈 (笑),我现在在上海做 PR。因为之前上学一直读的纯艺专业,所以现在休息的时间还是会保留画画、做书、拍照的爱好。

  在上海生活到今天刚好满一年呢!(一周年快乐!?) 我其实并没有经过 “选择城市” 的过程,之前在国外念书的时候就一直默认自己会去上海,可能是因为很多朋友都在这边,整体生活节奏和氛围也比较接近吧。

  印象中,我感觉上海是个挺有人味儿的城市:既有特别繁华、有距离的一面,也有一些浪漫的、市井的面貌,就看你选择从哪个角度感受。

  我最喜欢湖南路,也推荐大家在深夜的时候去湖南路散步!尤其是在入秋以后,路灯和梧桐树叶之间薄薄的雾气太美了。

  印象比较深刻的是有一天下班比较晚,从一个个路灯下走过时,想到王小波写的“我们好像在池塘底,从一个月亮走向另一个月亮。”

  对我来说,在上海的宝藏就是一些记忆吧!(是不是太矫情了哈哈哈!)是一些很零碎的记忆:比如踩在落叶上的声音会和当时发生的场景一起留下的画面,或是和朋友一起去餐厅吃饭当时播放的音乐。

  我会用绘画的方式记录——就像收集声音素材一样,在做 “编曲” 的时候忽然想到那个声音了,觉得很合适,就会用到它们,也算是城市宝藏们带来的灵感了~

  说实话我感觉上海真的比较少有宝藏店铺还不为大众所知了,毕竟mars已经挖掘很多了吧!(笑)

  文庙书市算是我比较喜欢的地方,在那里买到过一本上个世纪中国出版的裸体写真,真的特别棒!

  还有…就在昨天,朋友带我去OJI喝酒,也蛮喜欢的。没有酒单,只是通过向 bartender 描述自己的口味喜好,所以喝每一杯酒都很惊喜!

  Hi我是魚飛那,喜欢北京。在这上了两年学,又工作了一年,现在就画画、拍拍 vlog。

  北京这座城市给我的整体印象就是方便,人与人之间有边界感。不过如果谈到 “归属感”,我觉得人在哪里都很难有归属感,归属感和城市没有关系。

  我最喜欢北京的世贸天阶,因为住在这附近,所以经常来这儿散步,会在巴黎贝甜外面的椅子上看着底下的小孩子们跑来跑去的玩,那时候就不觉得这里是首都了,就是家门口。

  对我来说,北京的宝藏是 “100 分的人才、200 的人才和 10 分的机遇。想要和大家安利The other place这个胡同里的小酒吧,外国人比较多,还不错。

  拍 vlog 的时候,北京有很多比较新鲜的素材可以拍,因为每天都有很新鲜的事情发生。

  也许他们没有发生在我的身上,但只要去观察的话,就会看到这个城市有很多带着疲惫感的人,她们举手投足之间估计都存在着故事,这给予了我许多创作上的灵感。

  如果用颜色来形容一个城市,也许是经纬度和建筑风格共同作用的效果,上海这座城市让我觉得是“金色”的。

  去年在上海,我在一个周五下午打着车从浦东赶往静安,穿过了无数座高架桥和高架桥旁边因为阳光照射泛着强光的幢幢大厦,就想写些什么,于是在手机里打下了一段话:

  你坐在回家的的士上,周日下午四五点但却是一个人,并将持续一个人,夹在周一上班与最后周末间的一点浪漫幻想,一个人就馊了,这是最惨的。车里喷射着冷气,驰骋往向三层的立交桥,不远处交错的一条上坡向机动车道上,并排飞走的一辆辆车,被太阳映黄了屁股,全是金灿灿的车屁股。

  高架桥的周围脱漆老工厂,高架桥的路灯,高架桥的车,高架桥车里的人,高架桥车里的人玩着的手机,全是金灿灿的。车转到一条平直宽阔的大路,眼前依然是一片金灿灿的车屁股,它们不约而同的发着光,你耳机里传来这首勃拉姆斯匈牙利第四舞曲,突然蹦出四个字——前程似锦。

  我喜欢用文字记录生活胜过用图片,每次我重读我在一个城市,经历的某些片段的时候,都觉得在读的那个当下似乎身边的环境又复制回了一模一样的场景,当然啦,这可能也跟我本身就是记录片段练习的“主角”有关。六合宝典历史开奖记录

  印象深刻的一条街是“乌鲁木齐中路”,第一次来上海才下飞机,我就直接拖着行李去的那里吃了 FINE,后面因为太喜欢她家的舒芙蕾,手术前两天都还专门来这一趟吃了再去住院。

  在日子正好数到术后五个月第 28 天的时候,就又拉着一个行李箱和一支拐杖来到上海实习,带着约会对象骑着单车,一人一支蓝牙耳机,游荡在梧桐遮天的林荫道,把那片的店几乎都逛了个遍。

  FINE 往前走几步,左转进小巷一家名叫“发财商店”的 vintage 店,门口一直带着蓝色塑料项圈的黄色橘猫,往后退几十米 BONUS 著名的咸蛋黄味冰淇淋,甚至 BONUS 隔壁卖糕点的店家,我都光顾过很多次。那条街应该是除了我在上海住的地方以外,第二个最熟悉的区域。

  其实我在上海的时候也会用mars去搜各种值得一去的店铺信息,所以我觉得我挖到的可能在mars也被说过无数次了。不过倒是有一家,“pepper love” 的情趣用品店,算是和某个人的约定,说好了一起去,然而直到我离开上海也没能完成这个 flag,所以印象很深。

  吃的也有一家,正是午饭时间,用大众点评搜了快半小时也没寻到一家两人都想吃的店,就说骑着单车随便转转,就近停下正好斜前方有两家日料店,左边的那家叫鳗重,无奈不认识右边这家的日文店名,而当时正好又有食客从鳗重吃完出来,我们就坐了进去。

  没想到歪打正着,去了一家说是口碑很好的日料店。这家只卖一种食物——鳗鱼饭,店面也很小很紧凑,围着老板娘坐一圈大概最多只能容六七人,而我们又正好是午市场的倒数第二位食客,鳗鱼饭都还没上桌,再进来的食客就被老板遗憾地通知“不好意思,已经卖完了”。

  活在这个城市里的,形形色色的人,大概就是一座城市最大的宝藏了吧。城市里的每个人一起组成了这座城市,不管是以什么样的方式活着的人,都是一座城市里最真真切切的血液,而人和物组合在一起,又构成了生活里的种种片段。

  我就是一个特别喜欢观察人,观察生活片段的人,会刻意把自己看见或者经历的事记下然后试图让自己用文字复制出当时的感觉,这种应该叫什么,“片段描写练习”?

  上海这座城市,对我而言最大的宝藏就是它的包容性。说起来可能真的很抽象,作为一个想谈一辈子恋爱的人,我可能会主动趋向留在对大龄单身女性更友好的环境里,放眼望去,国内也许只有上海能有这样的 “容量” 吧。

  本期 mars City 的主人公 Josh Cochran,是一名在纽约布鲁克林已经居住了 10 年的插画师。他也先后在台北、洛杉矶、纽约等城市生活过,能从大城市中获得一种熟悉的生活方式。

  喜爱收藏写真簿的他,在无聊或想打发时间时,就会拿出写真簿,随手画画眼前的人和事。

  在这期间,他画了许多和 “架子” 相关的作品。画的时候虽然没有什么特殊含义,但是再后来他思考,这也许和他童年时期不断搬家的经历有关。

  喜爱住在纽约,对他来说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他总是能受身边的人们启发,受到城市给他的启发,无论是在工作方面,还是个人方面。纽约的创意社区其实非常的小,不过也正是因为小,才让他可以从中找到一个不错的 “家”,一个让他成长为艺术家的地方,让他找到自己的位置。这儿被艺术家们所包围,可以说是既舒适,也具有压力。

  对他来说,最好的灵感往往来自生活中意想不到的地方。纽约是一个繁杂喧闹的城市,可以说每个角落都让人能够寻找到灵感。近几年来,布鲁克林的街头艺术在不断在兴起,经常能撞见别人在路边墙上画墙画,所以他在逛街时经常会注意观察。

  而助于他观察布鲁克林的街头艺术,获取艺术创作的灵感的最佳通勤方式,就是骑自行车了。Josh 很爱骑自行车,刚搬来纽约时,Josh 学到了一个 “防止车座被偷” 的生活小妙招:用垃圾袋包裹后座,在破旧的掩护之下自行车看起来就不怎么值钱,因此不会减少被小偷盯上的概率。

  骑着心爱的自行车穿梭在布鲁克林一个又一个的街区中,Josh 找到许多秘密宝藏点。在PARADISE DELI杂货店熟食柜里找到 “纽约经典碎切芝士三明治” 隐藏菜单,买到 rapper 们喜爱歌颂的 40oz 麦芽酒。

  Josh 住在克林顿山街区(Clinton Hill),这里多是住着一家几口的住宅,但因为相邻纽约知名的普瑞特艺术学院,使各式各样的人都汇聚于此,不同人种融合得很好,不像有些地方只有 “有钱的白人”。

  当他刚搬来纽约市,有一幅关于Ol Dirty Bastard(来自克林顿山街区的说唱歌手,说唱组合 “武当派” 晚期的成员) 的墙画令他印象非常深刻,当时有人特意来重新修补这个已经磨损的不行的墙画,显示出了社区的人们对这浮华的喜爱和尊敬,这幅巨大的墙画也几乎成了这个街区的地标。

  采访期间,Josh 正在着手准备与 Keith Haring ,一位影响且激励了他的诗人一起合作制作儿童书插画。独自着手整本书的插画对他而言是一个有趣的挑战。在毫无头绪时,想必他也会骑上心爱的单车,骑向纽约街头的宝藏之处寻求灵感。

  城市里的宝藏,在每个人心中化做了各种形态:一条值得散步的街道,一个可以买到心爱收藏的书市,一家偶然发现的高口碑饭店,一处给予无限灵感的墙画,甚至是一些人、一些回忆、一条应景的朋友圈。

Power by DedeCms